1. 设为首页
  2.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黑龙江热线 > 黑龙江 > 黑龙江资讯 >  正文

“全能”农民王宝贵的增收经

来源:网络整理 2013-05-17 11:21
分享到: 更多 0

编者按

党的十八大提出,到2020年建成小康社会。尽人皆知:没有农民的小康,全社会的小康无从谈起。而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有2亿多亩耕地,1800万农民的农业大省来说,农民的小康无疑更加重要。今年初的省委“三农工作”座谈会及省委农村工作会,无一不把实现农民增收致富作为“三农”工作的中心任务,作为我省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主攻方向。省委明确提出:“大力促进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农村繁荣,让广大农民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新生活。”

黑龙江农民如何才能真正富裕,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新生活?我们派出多路记者,走进田野乡间,深入生产一线,找寻答案。 龙江农民富裕,首先面对的课题是:如何在有限的耕地上种出富裕和幸福,将传统种植业点石成金。他的成功,印证了现代农业必须用工业化的思路和市场化的思维来谋划、推动。

王宝贵迟到了。见面后一再表示歉意:“签了一上午合同,中午大家说一起吃点儿饭,我没好意思拒绝。”

农民王宝贵还有四个身份:巴彦县洼兴镇增收村村支部书记、巴彦县增收水稻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巴彦县增收有机肥厂厂长、黑龙江洼兴江湾米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人们评价:“地道的农民,不一般的脑瓜儿,敢闯能干。”

王宝贵的增收路,是从种植有机水稻开始的。2003年,王宝贵家办了个猪场,大量猪粪没处放,就“上”到地里了,没想到种出来的东西,无论是粮食还是蔬菜,都很受欢迎。这让王宝贵对传统种植业有了新思考:同样是水稻,“上”粪的就比“上”化肥的好卖值钱,为什么?因为市场“稀罕”!农民要想赚钱,必须得拿出市场“稀罕”的东西。就这样,绿色、有机农产品的概念开始植入王宝贵的脑海。2008年,在当时镇领导的指点下,王宝贵大胆领办了水稻专业合作社,专门发展他认准的新项目——有机水稻的规模化生产。虽然这路走起来并不容易,可王宝贵认准了:摸索了多年,搭准了市场脉搏,决不能半途而废。他带领乡亲们一路坚持走了下来。

“现在农民可认有机水稻了,今年又有60多个新入社的农户。”采访迟到的王宝贵,一上午就与农民签了140份合同。

从创办之初的1000亩地、192个农户,到如今的1.3万多亩地、近400个农户,王宝贵领办的增收水稻合作社迅速壮大,远近闻名。深圳冠牛门业,每年都预付订金包销水稻;今年,香港一家认证公司也开始与老王他们合作,预订300亩有机水稻。

不止销路不愁,合作社生产的水稻更是身价不菲——普通大米每公斤卖4.5元左右,老王他们生产的有机大米每公斤30元以上!在实行“统一品种、统一技术、统一组织、统一销售、分户经营”合作模式的增收合作社,种地所需的“原材料”由合作社统一供给,农时和技术由专门人员把关,入社农户就像企业工人一样,只要按要求认真出力,就可保证每亩至少增收200元。如此好的“差事”,如此高的效益,农民入社参与的积极性怎能不高?

“咱这样做的目的可不光是为了让入社农户省心省事,而是为了确保分散生产的农户都严格按有机水稻的标准种植,不跑粗不使假。”王宝贵向记者道出了他心里的“小九九”。

从产量和品质入手,提高单位面积的产出效应——王宝贵的实践,再一次验证了我省农业增产增效的关键点。省农委副巡视员李世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省粮食增产的潜力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方面靠调整结构增产,一方面靠强化科技增产。目前,全省玉米、水稻两大高产高效作物面积已经处于高位,结构调整的空间已越来越小,未来粮食增产增收的潜力主要在强化科技支撑和依靠品质提高产品附加值上。”

王宝贵增收的计划可不止这些。早在合作社创办之初,他就为自己的产品注册了品牌。为降低有机水稻生产成本,提高效益,2009年6月,合作社开始建设自己的有机肥生产基地;次年5月,合作社的有机水稻加工厂开始筹建。“农民要想靠种地赚钱,就不能受制于人,合作社在市场销售上也要抢优势,得办企业。”

王宝贵的体会,道出的是个大道理。巴彦县县委常委、农业副县长宋俊峰说,“近年来,各种农民专业合作社像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但有的发展得好,入社农户赚到了钱;有的却办着办着就黄了。究其原因,就是没有从产到销的全产业链经营,结果一个环节没整明白,就全盘皆输。”

有资料显示,目前我省农业专业合作社总量虽然在全国排名第7位,但是,真正发挥作用的仅占37%,能提供产、供、销全程服务的不足20%。王宝贵的合作社给我们带来了农业增收增效的有益启示,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思考——

“合作社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越大我就越犯愁。为啥?缺钱!”采访中,王宝贵多次说到“难”。原来,由于有机水稻生产投入大而且集中在生长季节,尤其是秋后要给农户大量返现;而大米是全年销售,回款滞后,每年王宝贵都为这笔钱东挪西凑,煞费苦心。“合作社贷款太难!走农户的小额贷款,每户就给贷一两万元,啥也不好干的;从米业公司的角度贷,也只有几百万元,杯水车薪。”王宝贵对记者说,“国家鼓励农民创办专业合作社,但对如何扶持合作社越办越大,真应该考虑一下怎么从方方面面给予支持。”

伴随对王宝贵采访的结束,对农业增收增效的思路也逐渐清晰。他的成功,印证了现代农业必须用工业化的思路和市场化的思维来谋划、推动;但在这理念转变为行动的过程中,无论政府、农民,还是有关部门,都还有许多功课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