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设为首页
  2.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黑龙江热线 > 黑龙江 > 黑龙江资讯 >  正文

大学校园里的追梦人

来源:网络整理 2013-04-10 10:53
分享到: 更多 0

黑龙江新闻网(记者 韩雪)三月,又是一个新的开学季,记者走进黑龙江大学校园,走近有理想、有担当的师生中间,他们在默默奉献中执着地追寻着梦想,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让校园更多了一份温馨、一份感动。

于博瀛:“最快乐的事儿是给学生们当个好姐姐”

于博瀛,黑龙江大学的一名辅导员,记者见到她时,她正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在本上认真地记下自己今年的大致工作规划……1987年出生的她,一头蓬松的小卷短发与一副棕色框眼镜,显得活泼又文静。她说,能给学生们当一个好姐姐是最快乐的事儿。

于博瀛从2009年开始担任机电工程学院辅导员,带大一新生。那一年正赶上甲流疫情肆虐全球,她的一名广东籍新生成为学校第一例甲流感染者。在配合学校对患病学生隔离护理的同时,她每天深入学生宿舍了解情况,自费为学生购买口罩,为寝室配备消毒液,不久,于博瀛被传染了……回忆起那段日子,学生们说:“危机时刻,老师从没离开过我们。” 两年后,于博瀛兼任中俄学院辅导员,同时管理400余学生,成为全校唯一一名跨学院、跨年级的辅导员。

于博瀛说,辅导员老师是与学生们接触最多的人,只有给予他们百分之百的关爱,学生们才能更快地适应角色的转换。

清晨6时,学生们出早操,于博瀛跟在身旁,记下谁不够用心;晚上9时,学生们上晚自习,于博瀛坐在教室中与他们一起学习;学生们参加就业招聘会,她骄傲地为学生们的专业技能、品行做担保……只要学生们在生活上遇到困难、学习上存在困惑、情感上发生波动,她都会第一时间给予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不遗余力的帮助。生病时的一盒药、沮丧时的几句安慰、冬天里的一副手套,这些点滴凝结在一起,学生们温暖地感到:爱,就在身边。

倪冰:“我的所学即是我的所爱”

2010级广告专业的倪冰同学来自浙江宁波,一个风光秀美的地方。在黑龙江大学度过的近3年时间里,他成长为新闻传播学院学生会科技实践部部长,先后参加过两届台湾时报金犊奖、一届中国大学生广告艺术节学院奖的选评,他始终热心于以声音或以平面设计作品来关注和推动公益事业的大众化推广。

说起倪冰,他的专业老师说他是一个有磅礴思考能力的广告人,他的同学说他是一个对自我规划极其清晰的读书人,而采访中,他给记者最深的印象是他身上的一种当代大学生蓬勃向上的精神。

“我的所学即是我的所爱。”刚到黑大时倪冰被调剂到和理想相距甚远的广告学,不喜欢这个专业,于是第一学期完全在读课外书与打辩论赛中度过,直到台湾时报金犊奖大赛开始,看到一位学姐曾经做过的广播广告——“味觉台湾”,让倪冰认为广告是带有美感与思想的。于是,他组队参赛,一项广告作品获得小奖,同时也获得同学们的羡慕和赞美,自此,他对广告专业有了兴趣,并一发不可收拾。“就像鲁迅先生寻找到了一支笔”,倪冰说:“我喜欢去观察世界,渴望以广告为载体,展现出我的所想所感,在周遭环境中实现自我价值,担当属于大学生的社会责任。”

“广告这种文化载体需要去承担社会义务与责任。一个作品,一定要有所担当,它应传递出一种精神,鼓励到需要被鼓励的人。”倪冰说,他想让自己成为国家建设中的一块砖。

乔常明:“用自己的学术力量发声发光发热”

两张办公桌、几把简陋的椅子、一个简易衣架,还有窗台上插在一个小水瓶里的一竿青竹,便构成了在读博士生乔常明的办公室,简陋却不失风雅。

第一眼见他,乔常明笔直地坐在椅子上,聚精会神地在电脑前细心地揣摩着,如同所有正在专注于工作的人一样,得知记者来访,他略显吃力地站起来,缓慢转身,面露笑容并很礼貌地伸出了右手,随后便招呼记者坐下。

乔常明在12岁时被诊断患有强直性脊柱炎,至今,他的整条脊椎完全不能弯曲,就好像在一个正常人的背上钉了一块木板。可以说,这位黑大电子工程方向的80后博士生,一直在与疾病抗争,艰难前行。

面向阳光,阴影就会在身后。“我的生活中很少有大悲大喜,从没有哭过。”乔常明把平淡、朴实、乐观完全融入到生活中,攻读硕士、博士在他眼里并没有刻苦求索、苦尽甘来的优越感,而只是把这当作一件平常的事情来看待。疾病的困扰也没有把他拉进命运的低谷,他用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将苦闷抹去。研究生3年时间,乔常明完成了多达13个科研项目,发表EI检索论文7篇。

“我会尽自己的努力用一种容易吸收和消化的方法,把这些知识教给学生。”乔常明曾研制出一款与本科生学习息息相关的设备,他说:“这种装置盒相当于提供了一个一体化体育场馆,学生可以体验打羽毛球、打排球等一系列与体育相关的活动。”

“希望可以把学到的知识分享给别人,用自己的教学方法使大学生对工科课程学习更加感兴趣,踏踏实实地做科研。”关于未来,乔常明并没有想得太远,他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园丁”,用自己的学术力量发声、发光、发热。

想要享受翱翔的骄傲,就要找到飞行的方法。乔常明在疾病带来的阴霾下,用笑容向他人源源不断地传送着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