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设为首页
  2.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黑龙江热线 > 黑龙江 > 国内 >  正文

卫生部副部长:医生和病人都是医患矛盾的受害者

来源:网络整理 2013-03-25 11:16
分享到: 更多 0

  本报特派记者 王丽  

  “我们行业是服务行业吗?如果是,为什么不能追求利益最大化?”“医院先救人后收钱,您知道不知道每年有多少恶意逃费和欠费发生?”“医患关系紧张,是由医生负主要责任吗?”……这是近来网上热议的小医生含泪十问部长帖的部分内容,帖子引起了卫生部有关负责人的关注。    

  6日上午,在北京铁道大厦,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以“医生的中国梦”为主题,从一名老医生的角度,正面回应帖文,其中多次谈到医改问题。黄洁夫的“医生梦”:在治病救人中实现人生价值    

  “我愿意以一个老医生的身份,谈几点执业感悟。”黄洁夫开宗明义。他介绍了自己的“医生梦”。1963年,他遵循父亲临终遗言,报考了医学院。半个世纪过去了,随着时代、环境和地位不断变化,他的人生梦也不断深化和提升,但梦的根本内容从未改变——— 一个医生梦:遵循“健康所系,生命相托”的医学生誓言,努力去做一个好医生,在治病救人的职业中去实现人生的价值。    

  作为肝外科医生,他一直有个“器官移植梦”,感恩于时代和社会给予的机遇和平台,这个梦已经看到了曙光。“现在,我仍然怀着对国家前途的信心,继续在圆梦的路上行进。”黄洁夫说,“我很想告诉这位年轻的医生,你们处在跨越我们民族的两个‘一百年’,实现中国梦的伟大时代,要在治病救人中实现自己的梦想。”医疗服务行业不能去争取“利益最大化”    

  黄洁夫说,医疗卫生行业是一个服务行业,但是不能去争取“利益最大化”,这是由于医疗行业崇高的职业道德所限。    

  医院的“公益性”是指医院不把牟利当作主要目的,而是从维护民众健康与社会效益为追求目标。“以病人为中心”是这个行业的工作准则,如果争取利益最大化,这个行业就会走上“邪路”,就会动摇了医务人员的道德和信仰,也会失去我们服务的民众的信任。    

  作为一名医生,黄洁夫说自己十分清楚现在很多医务人员处于超负荷工作的状态,每周工作时间在70小时左右的医务人员占了多数。然而,与中国医生的辛勤付出不相匹配的是医生的收入和社会地位的相对下滑,这就是一些医生对医改持消极观望情绪的原因。    

  他说,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我国的医生确实不属于高收入人群。但作为医生应该认识到,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不能成为一个“富翁”。医生和病人都是“医患矛盾”的受害者    

  黄洁夫说,医患矛盾是社会矛盾在医疗卫生领域中的反映。医患关系紧张的主要原因,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医卫服务要求与我国医疗卫生资源(尤其是优质资源)不足及改革滞后的医疗卫生体制和运行机制造成的。医生和病人都是医疗冲突的受害者。绝大多数医生每天都在履行救死扶伤的职责,无意被奉为“白衣天使”,也不容忍被丑化为“白狼”。    

  黄洁夫认为,医生的职业需要实事求是,需要坦荡与病人交流,还需要一些医患沟通的艺术。现代医学不能治愈一切疾病,也不能治愈每一个病人,医生的职责就是帮助病人、温暖病人。年轻的医生需要在服务病人的过程中,不断提高自己的职业道德,追求技术精益求精。“我执业的经历与许多老一辈医务人员感受一样,人生旅途中对自己帮助最大的贵人大都是自己曾经服务过的病人,应该永存感恩的心。”黄洁夫说。大医院“虹吸”,基层医疗人才短缺    

  黄洁夫指出,“人往高处走”,当前,一些边远的县医院难有名牌医科大学毕业生,也缺乏临床学科带头人,导致大量病人涌入城市的大医院,从而造成大型三甲医院门庭若市,排队长,预约难。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医院就不断扩建,现在病床量超2000张的医院越来越多,大医院的扩张对基层优秀医护人员又产生“虹吸”。   

  医疗资源越来越集中,国家医改中提出的“强基层、保基本、建机制”很难在卫生人才队伍建设上实现,乡镇卫生院盖得再漂亮有什么用呢?群众对基层医疗服务的满意度很难提高。   

  黄洁夫还表示,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的“建立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运行新机制”这个任务必须由政府的多个部门通力合作才能得到解决。医疗服务支付体系改革是医改当务之急    

  黄洁夫坦言,公立医院改革一直是公认的医改难点与重点。多年来,我国片面强调以成本为依据和保障基本医疗需求,忽视医疗服务技术劳动价值的体现,许多医疗技术服务价格长期没有调整,出现诸如手术使用的医用耗材和设备费用明显高于手术劳动费用等不合理现象。比如,医院护工每天的服务费约120元,而护士每天的服务费只有9元。    

  由于对医疗服务存在不合理的价格管制,大部分医疗服务定价并未考虑人力成本,医生的劳动价值得不到合理体现,其阳光收入过低。在扭曲的价格体制下,以药养医和检查收费成了普遍的补偿机制。“进行医疗服务支付体系的改革已是当务之急。”黄洁夫说。    

  2012年,全国多地已经在尝试支付体制改革,试行医药分开,取消药品加成,通过财政补偿提高医疗服务费。这是一项有意义的改革尝试,但是政府的财力是有限的,如果没有一个系统的符合当前医疗市场运行规律的医疗服务支付体制的综合改革,很难形成一个合理的医院补偿机制。    

  黄洁夫说,医务人员最了解医院是怎样运营的,希望医务人员能以主人翁的姿态参与改革,积极建言献策。鼓励资深医生加入民营医院体系建设    

  黄洁夫指出,国家的“十二五”规划已经提出加快发展民营医院。我国现在民营医院虽然数量较多,但是小、散、乱的现象非常突出,民营医院发展面临最大的障碍就是“诚信危机”,表现在社会形象欠佳、缺乏长远品牌战略、夸大宣传的广告、靠医托拉病人、小病大治等方面。但也有一些民营医院靠品牌取胜,赢得了患者口碑,并已步入良性循环的发展轨道。    

  黄洁夫说,许多国家的实践证明,以民营医院为主体的医疗服务体系更能保障医疗服务的供给效率。目前我国的民营医院尚没有与公立医院竞争的实力。黄洁夫认为,建立一个以医生自由执业为基础的市场化的医生人力资源市场才能让民营医院真正发展起来,政府应该鼓励一些有志于参与民营医院发展的三甲医院资深医生从人才队伍拥挤的大医院科室分流,参加到民营医院体系中去。“先看病后付费”暂不宜全面推行